女性奴系列

 女性奴系列

   作者:人间失格
 

 

 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母狗,是主人给我起的,其实我更喜欢“母狗”这个名字,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跪趴在主人脚边的一条母狗。

 

 我很乐意做母狗,也喜欢自己的奴隶身份和跪趴在主人脚边让主人玩弄,主人很会玩弄我们这些奴隶,知道怎么样会把我们弄得最难受。

 

 虽然我给德树主人做奴隶还不到一年时间,但是我一想起自己做奴隶的过程就感到特别兴奋。

 

 我是一个天生就喜欢受虐的女孩子,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主人和性奴隶是怎么回事,而且我也一直梦想着当一个主人的驯服的性奴隶。但是我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愿意驯服我的主人,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向别人问,这让我感到非常苦恼。

 

 其实在我心目中,每一个男人都是主人,我一直认为女孩子生下来就是要做性奴隶的,既然是女孩子,就是要卑贱地跪在男人脚下。

 

 我总是想是不是能够去跪趴到大街上,寻找肯饲养我的主人,但是必竟身为一个还是处女的女孩子,天生的羞耻感让我总也不敢那么去做。

 

 终于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主人的生活了,于是我去找我在舞蹈学院时就仰慕的同学松崎,希望能恳请他,让他来做我的主人。

 

 松崎长得很英俊,其实自从我有了做性奴隶的想法以来,我就一直把松崎当做自己梦想中的主人。

 

 只要一想到自己是如何被松崎玩弄的样子,我的下体就会充满卑贱的液体。

 

 可是因为感到羞耻,我一直没有向自己心目中的松崎主人表白。

 

 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松崎,尽自己的所有努力来忠诚地服侍他,只要松崎肯不辞辛苦地来驯服我这只卑贱的奴隶。

 

 松崎同我一样,也是一个人住的。

 

 尽管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做松崎的性奴隶,但是当我走到松崎家门口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感到越来越忐忑不安,脸也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必竟做奴隶是一件很让人羞耻的事情,而且我又只是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

 

 我不敢确定松崎是不是一定会接纳我,但是我想,做为男人,玩弄女人是理所应当的事。

 

 徘徊了很久以后,我终于鼓足勇气敲开了松崎家的门。

 

 “啊!小绫,你怎么来了?”松崎显然对我的到来毫无准备,脸上显出了很惊奇的神情。

 

 “松崎主人!求求您收下我,让我做您的性奴隶吧!”我一进门就谦卑地跪趴在地下,不停地给松崎磕头。

 

 “什么?你说什么?”松崎蹲下身子用奇怪地表情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我,好像看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

 

 “松崎主人,求求您做我的主…主人吧!我会好好地服侍您的!主人,无论您怎么玩弄我…我…都愿意服从!求求您了!”我磕磕巴巴地说着,脸涨得越越来越红,说到最后,几乎就要流下眼泪来了。

 

 “你!…你在做什么?快站起来!”松崎的语气开始由惊奇变成了严厉。

 

 “是,主人…啊!不…不…奴隶…奴隶不敢!”尽管松崎已经发出了命令,但是我还是不敢站起来,因为我想奴隶是必须要跪在她的主人面前的。

 

 奴隶在自己的主人面前怎么能有站立的权利呢?这对于我这个甘愿为奴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你!…滚出去!……”松崎显得越来越愤怒,他大声地叫起来,吓得我浑身不住地打颤。

 

 “是…是,主人,呜呜……” 我终于忍不住哭泣起来,颤抖着身体,慢慢地爬到了门外。

 

 我刚刚在门外跪趴好,门就重重地关上了,我被关在了外面。

 

 “松崎主人!呜呜…奴隶…奴隶小绫什么都愿意做!求求您,收下我这个卑贱的奴隶吧!主人!相信奴隶…奴隶一定会服侍好主人的!呜…呜呜……”我不停地用力在门外给松崎磕头,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收下我做他的性奴隶。

 

 到最后松崎还是没有再开门,尽管我跪趴在门外磕头磕得额头都肿了起来。

 

 我一直在松崎家门口跪趴了三天,松崎始终也没有再理我。这期间有很多过路人看到我跪趴在门口,都惊奇地过来看,这让我感到羞耻极了。

 

 三天以后,我明白松崎是绝对不会做我的主人了,于是我哭着站起身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经过了这件事以后,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随便找人做我的主人了,但是从心底涌出的渴望被玩弄虐待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

 

 后来直到有一天,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见到了好久没有见面的好朋友盈盈,她是我在舞蹈学院的同学。

 

 直到现在,我还是每天都练舞蹈的基本功,因为我想这会使我自己有一个特别好的身材去奉献给将来的主人,另外我觉得如果将来的主人要我用自己的嘴去舔自己的阴唇,我却做不到,因而不能完成主人的命令,那不是显得自己对主人太不孝顺了吗?

 

 我是自己住,父母都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和亲人,只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小洁,但是我们又住在两个地方,这几天我想找她一块过生日,可是她一直都不在家。

 

 在这个社会里,女性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所以父母根本不在意我和妹妹小洁,只是分别给我们留下了一幢房子和一笔足够我们花用的钱,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没有妹妹小洁,所以那天只有盈盈一个人为我祝贺生日。

 

 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觉得盈盈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改变了,我却说不上来,我只觉得盈盈的举止似乎更加规矩了。

 

 盈盈走起路来的姿势也很奇怪,她的大腿总是向两边撇,好像她的阴部夹着什么东西似的。

 

 坐在椅子上似乎也会让盈盈感到不舒服,她的腿不停地向下伸,这让我总是觉得她想要跪到地上,好像那样才会更舒适一点。她的手上还戴着一枚很奇特的金属戒指,戒指上竟然是一个跪趴着的赤裸女人图形!

 

 盈盈的鼻子中间穿着一个小小的铁环,看上去显得很漂亮。另外盈盈的脖子、手腕和脚腕上都箍着皮项圈,项圈上都穿着金属的扣环。尤其是脖子上的项圈箍得特别紧,让她低头都很困难。项圈的扣环处有一个小钥匙孔,看来项圈是被锁住的。

 

 另外项圈上挂着一条金属的锁链,锁链一直垂到盈盈的胸部以下,接下去的部分被衣服挡住了,这让我猜不到锁链到底有多长,我想这可能是一种装饰。

 

 在这个项圈上还挂着一片小金属牌,上面的图形是一个赤裸的女人像狗一样跪趴在地上,正在被一个男人用鞭子抽打。

 

 这个女人就戴着盈盈那样的项圈,项圈上挂着一样的金属牌。另外她的鼻子上也穿着铁环,这些竟然都和盈盈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这个女人的项圈上锁链的另一头被那个男人牵在手里。

 

 这些可能都是一种另类的装饰吧?或许盈盈就是一个奴隶?

 

 我和盈盈都很高兴,我们聊了很多小时侯的事,直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向她说起了我想做奴隶的事,因为我终于猜想到,盈盈可能就是一个奴隶。

 

 “盈盈,你…你知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人可以…可以…管…管束我!我想…我想过这样的生活!”我说得很婉转,尽管这样,我还是感到自己的嘴巴有点不听使唤。

 

 “什么?”盈盈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就是…就是我想找…找一个可以…可以侍候的主人!我…我想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他!他…他可以随意地玩弄我!”我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说,经过那次做奴隶被拒绝的事以后,我变得更加爱害羞了。

 

 “什么?主人!”尽管我觉得我已经表述得很明确了,但是盈盈似乎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或许是盈盈不太能相信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看到盈盈的脸上出现了很惊异的表情,但是那种表情又同我求松崎主人做我的主人时松崎主人脸上的表情不一样,可是具体是那些地方不一样,我却又说不上来。

 

 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在别人的眼里都是那种淑女型的女孩子,所以盈盈才会对从我嘴里说出这样令人羞耻的话感到惊奇,其实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渴望的是那种跪趴在主人脚下的卑贱的生活。

 

 “是的!盈盈!我…我就是想做奴隶!一个主人的性奴隶!我渴望找一个主人驯…驯服我!如果…如果你知道,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急得几乎哭了出来,终于大胆地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烧得滚烫,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啊,我明白了!小绫,你真勇敢!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盈盈笑着看我,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也红了。

 

 “盈盈!我…羞死了,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羞得无地自容,对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来说,这毕竟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不会的,小绫,我恰巧知道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你的愿望!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奴隶的!”盈盈小声地说,可是显得非常认真。她把头低了下去,看着自己短短的裙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我没有想到盈盈竟然真的知道这样的地方。

 

 “盈盈,你…你是一个…一个奴隶吗?要不然你怎么知道这样的地方?”我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大起胆子问盈盈。尽管我觉得自己已经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可是说出的话还是显得磕磕巴巴。

 

 “啊?小绫,你以后会知道的!”盈盈低着头小声说,显然对我的这个问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脸涨得通红,手也似乎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才好了。

 

 “啊……”看到盈盈这些异常的举动,我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但是从盈盈的神情上,我已经对自己的猜想有了几分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