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的奴隶

  地狱的奴隶

  作者:人间失格


24岁的安达江里子是私立F高中的美术老师。轮廓分明、流露知性美的脸上有着多情又水汪汪的黑眼眸。腰肢纤细、修长的手脚没有一丝赘肉、但是胸部却丰满的让人感到意外。虽然拥有这样稀世的美貌,她却没有任何一点自认为美女的骄矜。这样的江里子,却有两匹满怀邪欲的淫兽在靠近她。

 

 在房屋仲介公司工作的恩田英介与户张升,替江里子找到住所,却在房子里装上窃听器,查出江里子与学生樱木友和有超乎师生关系的交往。很快两人就拿下伪善者的假面具,将江里子与友和沈溺於禁忌游戏的实况,录音起来胁迫江里子供他们凌辱。

 

 经过三个月恶梦般的肉体调教之後,刚开始还会反抗的江里子,後来沈睡在肉体深处,渴望被虐待的本性慢慢被唤醒。

 

 不过,在即将完全变成性奴隶的生死关头,江里子的好友-美女设计师伏见纱贵子带着江里子逃亡了。江里子虽获得了一时的安宁,但淫鬼的毒牙伸到了纱贵子的身上,而且还探听出江里子的藏身之处。

 

 回到调教牢笼里的江里子,在那儿等着她的,是被恩田他们洗脑,化身为青兽的学生-樱木友和……第一章  青兽的登场秀1-1对於江里子来说,面前这可怕又淫靡的光景让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事实上,比真正亲人还亲的两个人-樱木友和与伏见纱贵子,正发出啾啾的唾液声,疯狂的做着69。

 

 友和是一个容貌宛若逝去的弟弟的美少年。而设计师纱贵子,就像是江里子的亲姊姊一样,是她尊敬又仰慕的对象。

 

 两人卖力的吸着对方的性器,连呼吸都同步了,他们爱煞了这样玩弄对方的黏膜,毫不吝惜自己的口水。连A片也比不上他们的火热。

 

 (啊,好讨厌呀。好肮脏!)

 

 怎么会有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在自己前面发生呢?江里子几乎不能相信这是事实。

 

 她当然不知道,纱贵子是因为被施打了大量的兴奋剂,才会像母狗一样的发情的。

 

 「啊啊~小友的弟弟好好吃唷~」以反方向趴在少年身上的纱贵子,丰满的臀丘高兴的摇来摇去。颈子优美的律动着,嘴里友和的阴茎把双颊撑的满满的,还发出「嗯哼、嗯哼」妖艳的呜咽声。

 

 以前纱贵子还对江里子道过歉的,现在连担心也不担心了,一边对友和撒娇,一边沈浸在这个相舔的游戏之中。

 

 不过,面对初次看到,纱贵子那超级肉感的女体,那无比的官能美令江里子暗暗惊叹。

 

 沈沈垂下的双乳拥有压倒性的量感,随着口交的节奏,乳波恼人的摇来摆去,江里子的心跳开始快了起来。

 

 (这,这一定是梦。我一定是在做恶梦。)

 

 她没想到看到纱贵子的裸体竟然会让自己产生性兴奋。虽然心里说了好多次「绝对不可以看!」,可是两人妖媚的喘息声、丰润唾液的啾啾声,却让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忍不住把眼睛张开了。

 

 从纱贵子的红唇里,友和的肉柱滋滋的进出着,舒服的沐浴在浓厚的唾液里,比做梦实在是真实的太多了。

 

 两人不但沈醉在69里,还互相诉说甜蜜的话语。

 

 「好好吃喔。我好爱你喔,小友。」「喂,帮我夹一夹啦。纱贵子的胸部可是感觉很棒的呢!」「好呀,嘻嘻,可爱的小友。只要小友高兴,我什么都愿意替你做。」纱贵子的话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不要啊!啊呜呜……停下来!啊啊,你们给我停下来!」江里子嫌恶的大叫。

 

 纱贵子两手抱起F罩杯的巨乳,把阴茎夹进深深的谷间,又大又软的挤呀挤的,巧妙的服侍友和。友和的嘴里立刻传来麻痹般的呢喃声。

 

 「啊啊……哼。好肮脏。两个都好肮脏。」有这种爱抚的方法,江里子根本不知道。

 

 又长又直,美丽的黑发晃动着,可是就算再怎么想逃走,也无法离开这里。

 

 跪坐着的江里子不但两手被紧缚於背後,肩膀也被恩田英介及户张升的手用力压着。

 

 「哪里肮脏了,你这个卖淫老师。原来如此,你是嫉妒小友被抢走了吧。没错吧,江里子?哼哼哼。」「小友可不会永远都是小孩子。比起某人一直吊他胃口却总是不给他来真的,肯让他为所欲为的纱贵子当然是好多啦。你看、你看,那个家伙,给纱贵子的奶子一弄,鸡巴变的那么大了!」的确,美少年的肉茎,经过甜美又柔软的巨乳猥亵的搓揉之後,变的凶猛又狂野。

 

 以前江里子不知用小嘴爱过它多少次,可是和以前比起来,包皮的皱折现在张的饱满、茎身经过淫水不断洗礼,已经变成红黑色,明显成长的相当强壮。

 

 友和别无选择的被带进淫兽的世界里,显然短时间内就要蜕变成另一只了。

 

 (啊啊,小友。你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了。江里子,你以後要怎么办啊?以後到底要为了什么活下去啊?)

 

 知道他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友和後,她鸡皮疙瘩马上就起来了。在学校时明明就是一副优等生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来会是这么淫荡。

 

 纱贵子也是,前两天在饭店的大厅谈话的时候,竟然把两人深陷於变态色情地狱的情况隐瞒得那么好。

 

 (啊啊,我被骗了。被这世上最敬爱的两个人……)

 

 毫不知情的江里子,刚刚还一边诱惑恩田,一边死命恳求「绝对不要对他们两人出手」。不过透过这片魔术镜的景象看来,友和跟纱贵子恐怕会笑她多事了。

 

 女老师受到巨大的冲击,忍不住哭起来,坏蛋们露出满意的表情。

 

 「哭的很不甘心吧,江里子?嘿嘿,很快就让你加入他们啦!」「友和,差不多也该插了吧?呼呼。你这小子,满脸都是纱贵子流下来的淫水哪!」「就在江里子老师的面前,告诉她你已经长多~大了!搞不好老师看着你摆腰,还会等不及全身酥软的求我拿鸡巴插她呢!哇哈哈哈……」恩田与户张就这么对友和发号施令。

 

 对面的两个人愉悦又满足。这边的江里子陷入哀伤与绝望,性虐的气息慢慢的浓郁起来,绳索缠绕的雪乳被手掌黏着似的揉捏着,形状美好的双臀则有手指潜进裂缝中邪恶的嬉戏。

 

 「什么?肉洞这么聪明?湿的这么快?你这个淫荡祖师爷!」坏蛋这么揶揄着。

 

 1-2恍惚状态下的纱贵子,眼睛闭着仰躺在床褥上,可是里面儿早等不及的下半身却不肯休息,不停的动来动去。

 

 友和歪着嘴巴微微笑着,趴到她身上。经过浓浓口交而剑拔弩张的分身泛着闪闪的水光。

 

 「呜、呜呜……拜托不要,两个都不要……」「不要那么悲伤嘛,江里子老师。因为我跟纱贵子早就做过好多次了,是连後门都爱过的好拍档喔。嘿嘿嘿…… 」友和端正的白皙脸庞浮上邪恶的奸笑,继续说下去。

 

 「老师刚刚才吞了精吧。我刚刚看到之後,真是超兴奋的。江里子老师竟然在小逼那里刺了青,还叫的好厉害。我真是吓了一跳呢!」「呜呜……不要!不要这样呀!啊啊,小友……」江里子死也不想看到这个悲惨的插入瞬间,而把头转过去,被捆绑的裸身则疯狂的摇晃着。

 

 胸中那红莲般的火焰不但燃烧着悲哀,又混合厌恶与嫉妒等复杂的感情,变成燎原之火,连江里子的官能都灼热起来,秘肉也开始滚滚烧烫。

 

 「可是啊,不管和谁上床的时候,我都没有忘了老师喔。真的唷。啊~我总是想,可以和老师这样的相爱,是多么棒的事情啊!」「不要再说了,小友!不要让老师更伤心了……」「嗯哼哼哼。真不好意思,江里子老师。你已经讨厌我了吧?可是呀,纱贵子的肉洞,真的感觉好好喔。」友和把乖乖露出花唇的纱贵子两腿抬起来折成M字形,把火热的勃起轻轻刺入花唇中心部,但留出一大截在外面。

 

 「想要吗,纱贵子?」「嘻嘻,好啊,我要,小友。」纱贵子轻启朱唇,陶醉的回答。

 

 「哇哈!快看啊,江里子!友和终於要好好表演给我们看啦!」恩田两人喝着威士忌,一面紧紧拴着江里子。卑劣又野蛮的眼睛期盼的看着「学弟」的演出。

 

 「喂,纱贵子。求我啊,就像平常那样。」「饶、饶了我吧,小友……因为,在江里子面前,那种话…… 说出来太丢人了啦。」「不行喔。你不好好求我的话,我就不给你插进去喔。听清楚了吗?使性子的话我可不理你的喔!」这只十六岁的青兽,已经完全把大他十岁的纱贵子玩弄在手掌心了。

 

 她可不是普通的女子。是连人气作曲家日野大辅都为之疑狂的超级模特儿级的美女。而友和的龟头正半埋在她肉沟的入口,强迫她献媚。

 

 「嗯~、啊嗯~……喂,小友……」「怎么了?快讲话啊!纱贵子。」「这个啊…… 纱贵子的…… 肉、肉洞……想要你插进来啦。啊~啊~啊~嗯~~,人家想要小友把……大肉棒,插进来转一转啦!喂~快点、快一点啦~~」彷佛被自己的淫声浪语弄得全身麻软,纱贵子布满花蜜的肉唇完全张开了。

 

 「真猛啊。嘿,连湿答答的肉壁都看见了。」男人们尽情嘲笑着。

 

 纱贵子在妹妹般的江里子面前,不断摇着她丰满柔软的乳房,平常正经八百的样子完全不见了,满嘴都是奴性十足的话语。

 

 「喂~~拜托啦。插进来插进来啦!你就插进来纱贵子的肉洞来啦,小友~~~」纱贵子的媚态让六叠大的房间里淫乱的气氛更加浓郁了。男人们的股间怒勃起来,紧贴着女教师白雪般的肌肤。

 

 接着江里子也被这气氛感染。清纯的眼眸罩上一些红色的血丝,线条柔和的肩膀随着喘息上下起伏。

 

 「真的,真的是太淫荡了,纱贵子啊……我本来以为你是很高雅的女性的。

 

 连江里子老师也很吃惊呢!」「对不起,小友。可是……」「知道了啦!我不会让你淫秽的肉洞就这么空虚在那里的!」洋洋得意的友和插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