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宫之双生欲孽

 楚宫之双生欲孽

  作者:人间失格


 魏公公,你觉得朕穿这身衣裙美吗?”林凤鬼魅的笑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魏公公。在看到魏公公胯下的短小阳具在看到她身上的美景後依然高高挺起,美眸微变,眸中一片冰寒,突然抬起玉足便踩在了魏公公头上,冷言道,“这物件即便是废了大半,却还在想着作恶之事!”

 

 本篇是承接《父皇哥哥们,爱我》後续之作,楚春、林凤、楚彻、楚夜、楚寒各人的结局都会在本篇续作揭晓。

 

 ☆、第001章 淫辱太监在一座气势雄伟的宫殿里此时正上演着一片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然而极其诡异的是,就在这座宫殿偏角的地上却昏迷着一个全身赤裸不着寸缕的男人,他仿佛被人遗忘在了那个角落。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面容俊秀,甚至能称得上是个美男子。他的琵琶骨被人完全穿透,这样的酷刑若是落在身怀武艺之人身上那也会是一身功力尽废。

 

 “朕有些乏了,他还没醒过来吗?绿芜,将这个药丸给他服下,朕要所有人看一场好戏!”

 

 一名女子接过药丸後缓缓走到男人身前,蹲下身抓住他的下颚就朝他嘴里塞了那粒药丸。接着站起身视线便落在了他的胯中央,带着浓浓的研究望着他的私密部位,脸上毫无女子该有的羞涩。只见男人胯下的阳具短小如童,竟是个并未被阉割完全的太监。她用鞋尖踢了踢他的阳具,在看到它接受到外界刺激隐隐有着勃起之势後,嘴角微微弯起似是非常满意眼前所见。

 

 许是那药丸的作用,昏迷的男人很快就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名女子。“你……你是谁?”男人疑惑的声音带着些许女气,这名女子是他前所未见的,而她的穿着也实在太有伤风化了吧!她的容貌上乘足以媲美後宫嫔妃,却全身几近赤裸只着一件透明薄沙,妖娆的身体若隐若现足以令所有的男人都血脉贲张。她是谁?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即便是青楼妓女他也没瞧见过穿成这样就出来见人的。

 

 男人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才轻轻一动就感受到胸口琵琶骨处的蚀骨痛意,脑海立刻回想起之前所遭的酷刑,忍不住叫了句,“痛……”随着的他痛叫,原本响彻宫殿的乐声瞬间消失殆尽。

 

 “皇上,他终於醒了!”身前女子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朝着远处皇位上的人回禀道,淡淡的声音在寂静一片的宫殿中回荡着。

 

 “皇上?”男人听闻後浑身一颤,难道自己还是没能逃脱他的追捕?一想到过去他给自己施与的酷刑,男人有些惊惧的抬起头,却发现远处的一切并非他所料。

 

 大殿中央站着十多名有如同身前女子一般穿着的美貌女子,看得出她们之前都在闻乐起舞,可是在听到他的痛喊後却全都停了下来。她们眼神玩味的望着浑身赤裸的他,随後都将视线转到了他短小如童的阳具上,流露出一种说不来的嘲弄。

 

 男人的脸色因为羞愤而涨得一片通红,虽说他是个太监,但也并非没玩过女人,甚至连娈童都不在话下。可若说他最自卑的是什麽,就是他的後天残缺,所以在欢爱上,他有着非同常人的变态嗜好。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那样的眼神了,敢以那样眼神看他的人全部被他挖了眼睛,可现在却有那麽多双眼睛以他最痛恨的神态望着他,他头一回感受到什麽是无能无力。

 

 “魏公公,别来无恙!”大殿最前方传来了一道熟悉至极的女子声音,虽然还未见到她的人影,但是光听到她的声音,男人心口处还是猛的一动,原本羞愤的心情荡然无存,另一种即是欢喜又是痛恨的矛盾感扶摇直上。她怎麽会在这里?难道是他带着她来看他受折磨的吗?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无法自控得想要再次看到她,於是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在大殿的正前方,在他看清楚说话之人的穿着时,却完全震惊了!

 

 “鸾凤公主,怎麽你……你……”

 

 ☆、第002章 暴虐玉势映入眼眸的是林凤身着薄如蝉翼的明黄长裙坐在前方高高的龙椅上,众所周知,一个国家只有一个人才能穿这种颜色的衣衫,那就是帝王,鸾凤公主怎麽会穿得那般大逆不道坐在龙椅上?

 

 “鸾凤公主?她早已是过去,朕现在是西域之皇!魏公公,朕能有今日最该感谢的人就是你!”前方传来女人戏谑的声音。

 

 “你是新任西皇?”魏公公身躯一震,当年的鸾凤公主满脸泪痕,一脸畏惧的被他压在身下进行销魂淫辱的片段还仿佛就在昨日,现在她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新任西皇。而他这个昭国权倾一时的太监总管竟会在落魄流亡时为她所擒。

 

 “你……你想怎样?”他的脸早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折磨过的那个男人,在他获得皇权後便反戈一击,设下圈套将他的琵琶骨穿透令他失去一身功力,现在的他已是个废人,莫说他现在的伤势还未完全养好,可即便是养好了,也不会是拥有普通武功的士兵对手。而鸾凤公主呢?落到她手里又会怎样?他以为自己逃出了楚昭两国范围就安全了,昭皇也好楚皇也罢没人可以再奈何得了他,却没想到鸾凤公主黄雀在後竟早已在此地等候着他落网。

 

 “朕想要怎样?”林凤在听到他的话後仿佛就像是听了个笑话般抿唇一笑,那刹那间的风华令所有在场的美人都黯然失色。她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在身旁宫女的搀扶下,从大殿的正前方一步步走下玉阶,朝着他的方向走近。

 

 原本她坐着时被御案所挡,魏公公并没有看清楚她的穿着,可是她这般样子走来,却是让他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身着一身明黄长裙,但身体暴露的尺度比起那群女子都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群女子的私处与胸前至少还有少量布料遮挡着,可她除了最外面那件几近透明的长裙里面完全一丝不挂。以他过去对她的了解,即便每次欢爱时她不着寸缕,她总还是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羞耻,也因为她的那份娇羞,令他征服她时次次都体会到加倍快感。可在再次见到她时,怎生她会对展露自己身体变得如此不以为意?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麽事?前任西皇呢?在他落魄之时并未听闻西域宫变,难道她才刚刚登基?她是怎麽办到的?一个个的疑问充斥着他的脑际。

 

 “魏公公,你觉得朕穿这身衣裙美吗?”林凤鬼魅的笑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魏公公。当她发现魏公公胯下的短小阳具在看到她身上的美景後依然高高挺起,美眸微变,眸中一片冰寒,突然抬起玉足便踩在了魏公公头上,冷言道,“这物件即便是废了大半,却还在想着作恶之事!”

 

 头部遭受到林凤玉足袭击的一刻,魏公公倒吸一口冷气,他清楚明白林凤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他宰割的女人了,他甚至有些不敢看她那双的犹如从地狱深渊归来的美眸。

 

 “来人,将东西呈上!”

 

 听到她的命令,一个宫女上前将手中的托盘呈到她眼前。魏公公在看清楚托盘里放着两个夹子和一件碧绿逼真的玉势後,不由大汗淋漓,浑身抖成一团,“你……你想要干什麽?”

 

 “朕要干什麽?魏公公,你不是很喜欢玩玉势吗?”林凤拿起玉势,用它轻轻拍打着魏公公惨白的俊颜,眸里充满着深深的厌恶和阴鸷,“你对自己还没用过吧,那麽不如今日就试它一试?”

 

 ☆、第003章 玉势助兴过去为了助兴,他曾经用玉势玩弄过林凤,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麽一天。以她对自己的痛恨,岂是哀求就会放过他的?

 

 “凤……不,皇上,你冷静下,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过去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你如今已是西域一国之皇,虽有所失但亦有所得……”魏公公尝试做着最後的挣扎。

 

 林凤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准备从托盘里拿起那两个夹子,魏公公赶紧继续说道,“慢着,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同你说,事关你能否长久坐稳西皇之位,你听完再决定是否处置我!”

 

 林凤的美眸微眯,似有股风暴正在她眼中凝聚,“你都落到这副田地了,却还想着威胁朕,朕倒要听听你还有什麽能耐!”

 

 魏公公看了眼身旁站着的宫女们,小心的对林凤示意道,“皇上能否让她们退出十丈之外!”

 

 林凤微作思考,甩了甩手让立在她身旁的宫女请身退了下去。魏公公已是瓮中之鳖,她不相信他还能兴风作浪。

 

 看到宫女走远了,魏公公才缓缓轻声言道,“皇上曾中过我的罂粟散,後来被昭皇带回宫後身上就没了中毒後所散发的特有香味,这情况令我疑惑了好一阵子,但是思忖良久我相信你体内的罂粟散并未全解,只是被暂时压制了。罂粟散根本就不是什麽毒药,而是一种控制人的情蛊。你的体质乃至阳之体,我不明为何这般特殊的男性体质会出现在你身上,但你身上的至阳之血更会激发罂粟散之蛊繁殖,除非将你的血放光,否则无法彻底清除全部蛊毒。你体内潜藏的心火远旺於普通人,倘若罂粟散之蛊再次发作,定还会情欲难忍想要与人交合泄火。若我猜的没错,前任西皇就是在与你的交合後身中子蛊慢慢迷恋上你,以至迷失神智将皇位禅让!我给你下罂粟散本是想让你帮助於我,没想到最後却为你所用帮你成就帝王之位。现在你已权利在手,自是不需要再牺牲肉体换取什麽了,必然想要彻底清除体内之蛊,而在这世上可以办到这件事的,相信也只有我一人了!”

 

 “你料想的不错!”林凤淡淡回道,语气中带着些许苦涩,“朕的确是靠着罂粟散之蛊才让前任西皇彻底沦为朕的裙下之臣!”

 

 “但是……”说到这,林凤话音一转,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跃於脸上,“你肯定没有想到,朕的蛊毒在不久前已经通过换血全部都解了。”

 

 “换……换血?怎麽可能,若非同种血缘,换血会产生排斥!”魏公公不停摇着脑袋,简直无法相信唯一可以要挟林凤的条件居然成为泡影。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为她解除罂粟散之蛊,只是希望拖延时间为自己谋取其它逃脱方法罢了。

 

 “怎麽不可能,朕同自己的皇妹换血,完全解了罂粟散之蛊!”林凤言简意赅的指出了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