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的研究室

 耻辱的研究室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 恶梦的大屈辱宴会第二章 火热夜晚的谋略第三章 麻绳的强烈变态强奸第四章 美肉的催淫按摩第五章 灼热的肉洞及粗的假阳具第六章 屈服的吹喇叭训练第七章 兴奋的淫荡讲座第八章 肉体讲座的挑拨第九章 变态的恐慌研究室第一章 恶梦的大屈辱宴会1城蹊大学是在武藏野的丘陵地带,占地十万坪的学校。

 

 这里是以上流阶级的子女较多,校园四周排列很多外国车或高级国产车。来往谈笑的学生们,都穿着名牌的衣服。

 

 在几年前只要提到城蹊大学,别人的第一印象是「贵族学校」,不会考虑到这里的学力。

 

 可是举世都向往高级的潮流,几年来受到考生们的重视,在入学考试的困难度上,已经挤入私立大学的前三名。在城蹊大学经济系担任教授的市木庸一郎,正在有舒适冷气的研究室终於看完学生们关於美国金融政策提出的报告,站在窗边,取下眼镜遥望远处的森林,拉下窗帘。

 

 本来显得很困的双眼立刻出现光泽,因为到了他享受的时间。

 

 市木的面貌就是很严肃的学者型。

 

 五十二岁,脑顶有一点秃,也有一些白发,但长度能掩盖耳朵。有一百七十五的身高,有一点驼背。鼻子冷冷的高挺,脸颊下陷,脸色青白,戴着眼镜的眼光很锐利。

 

 有凸出下唇紧闭嘴的习惯,这种样子好像很顽固的三流政治家。

 

 「市木的经营理论」是以高水准,不容易拿到学分出名。这样一位严肃的教授,唯一的乐趣就是在研究室里偷偷看色情书刊,市木的嗜好是强奸或虐待狂的故事,收集这种录影带也不下三百支。

 

 不仅是欣赏书刊,市木对实践方面也很热心。经常去市内的高级虐待狂俱乐部,这样发泄日常的精神压力。在家里面对老婆抬不起头,在大学为教授间的派系斗争感到精神疲倦。

 

 於是就看虐待狂的录影带或实际去做游戏。

 

 不过这时候在市木的脑海里一定会出现一位女性。

 

 啊,如果能把那个女人的衣服剥光,用绳子捆绑起来慢慢折磨,不知道有多麽爽快。抓住美丽的黑发,摇动她的头和她口交┅┅然後把沾上唾液的肉棒插入阴户里,双手抚摸上下有绳索捆绑的乳房,下面不停的进行抽插运动,把那个女人弄到被虐待的陶醉极点,让她一边浪叫、一边说∶「我┅┅沙织┅┅┅喜欢这 样┅┅喜欢这样性交┅┅」不知道心里会多麽痛快┅┅这样边想边手淫,市木的幻想越来越膨胀,终於向美女幻影的阴户射出大量的精液。

 

 这个女人的名字是橘川沙织,是和市木相同经济系经营组的副教授。不过只有二十八岁,今年春天刚从讲师升上来。

 

 沙织是从城蹊大学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後就立刻留美、进入哈佛大学研究所取得博士学位的才女,据说,她是城蹊大学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副教授,只有二十八岁。

 

 市木就完全不同,没有很好的学历,完全靠老婆的裙带关系到三十五岁十才升到副教授,和教授们的交涉已经不是简单的事,因此橘川沙织很顺利的升上副教授时,市木气得几乎不能睡觉。

 

 市木这样的感到气愤,其实还有主要的理由。

 

 他早就向往沙织的美貌,想进方法要和她做朋友,可是沙织根本不理他。连帮她开升副教授的甜言蜜语,对沙织也没有发生作用。

 

 「不用了,我不要靠任何人的力量,靠自己的实力取得副教授的地位。」沙织以毅然的态度对他说。

 

 因此市木在教授会议上拼命支持和沙织竞争的中年讲师,但结果是惨败,教授们几乎是一致支持沙织升副教授。

 

 (那个女人看不起我,绝对不能轻饶了她,轻蔑我的人会有什麽样的结果,我一定要她知道。)

 

 虽然在心里这麽想,但是升上副教授的沙织,也许是更增加信心,显得更美丽,使得市木对她的恋情更加火热,每次在教授会议上见到沙织就被迷惑,下体的肉棒会亢奋起来。

 

 所以,十天前经过一个人拿到那个录影带时,市木的高兴可以说无法形容。

 

 秘密录影带的价钱是三百万日币,还要用大学教授的身份给对方一些方便,但市木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只要能获得这种宝贵的录影带,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行。

 

 这个录影带可以说是充满了刺激和兴奋,虽然没有赤裸或是性交的场面,但是几乎把市木的一部分妄想映像化,对市木而言,那是决不会陈腐化的,对一个爱手淫的人来说,是梦中的手淫对象。

 

 而且这个录影带的魅力还不止这样,因为能把出现在录影带中的女人,也就是他所向往的橘川沙织弄到手的可能性。

 

 市木在这十天来,已经看过几十遍那个录影带。右手拿遥控器,左手抚摸肉棒。

 

 2橘川沙织的讲座今天也是十八名学生全体出席,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

 

 在城蹊大学的经营组中,是最受欢迎的讲座。来这里的学生都是突破重重难关,才能来这里。

 

 尤其市今年夏天,因为沙织从讲师升上副教授,讲座受欢迎的情形是不在话下。

 

 「对的┅┅说到货币,有个着名的论题,那就是劣币驱逐良币,那一位解释一下这个意义。」橘川沙织说。

 

 沙织的声音低沉而又有深度,甚至於可以认为是一种性感。口吻因为充满知性而有些冷漠的感觉,但副教授能有这样的威严也许会更好一些。

 

 沙织是二十八岁,但雪白的皮肤有弹性而充满新鲜感,最多也只能看成二十五岁。

 

 所以第一次来参观的人,还以为是研究所的学生代替教授来指导。

 

 垂到後背的漂亮长发,已经成为副教授橘川沙织的注册商标。

 

 和修长苗条的身材一样,脸也细细的,五官充满理智,有双眼皮的眼睛,眼尾有点向上扬,从整体看来是充满东方美。

 

 「那麽请须藤同学说明吧。」「是。虽然是面额相同的金币,如含金量不同时,含量多的金币就被收藏,只有含量少的金币流通,就是指这样的现象。」「好,现在请教横山同学说说,把这个主题用在官僚制度的弊害时,叫什麽法则。」被副教授闪闪发光的眼睛注视的学生,刹那间感到恍惚。

 

 「这个┅┅不知道。」「用功的不够。打工固然可以,偶尔也要看看书。」叫横山的学生脸色通红。

 

 橘川讲座受欢迎的理由,固然是因为老师是年轻的美女,更重要的是能确实学到美国式的经营学。站在学生们的立场而言,当然不听老朽教授的落伍经营论。

 

 另外一个学生举手,是叫根岸的三年级生,也是讲座的班长。

 

 「是葛氏法则。」「请说明意义。」「是┅┅新的意见,通常在大组织中不会受到采用,是古老的思想蔓延的意思。」「对的,希望我们城蹊大学的经营结构不会那样┅┅呵呵呵。」沙织微笑,红唇微微翘起,露出美丽的牙齿。她的笑容令人陶醉,学生们也被引诱的微笑。

 

 沙织随手用手指整理一下发出丝绢光泽的长发说∶「如果要补充一点的话,就是在官僚组织中,决定经营性的业务时,会有驱逐革新以及创造性的危险。」这时下课铃声响了。

 

 「今天到此为止。下一周的企业研究,是轮到米村同学。主题是新力的世界战略┅┅一定很有意思。」讲座结束时,班长根岸来到副教授的地方。

 

 「老师,这个星期六聚餐吧,已经好久没办了。」「对不起,星期六要去名古屋参加学会。」「下一周怎麽样,大家都想和老师在一起喝酒。」「还不能决定,我会尽量安排时间,但现在还不能答应。」「请尽量吧,我又发现很有趣的地方。」根岸说完露出有含意的笑容。这个很随和又英俊的年轻人,好像对玩乐的世界也很精通,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奇特的酒店或派对等消息。

 

 「我想老师也会满意的。」「我┅┅对那种下流的场所,不意再去了。」沙织皱起眉头,难得的流露出情感,脸颊也有一点红润,回想起那一天。

 

 3在四月,也就是两个月以前,和讲座的新学生们聚餐,同时也是庆祝沙织升任副教授的餐会。

 

 平时决不会喝醉的沙织,大概是对升副教授还是会感到很高兴,加上都是熟悉的学生们,聚餐後还到卡拉OK唱歌。听到美丽副教授恼人的歌声,学生们都非常高兴。

 

 喝玩第三家时已经是深夜一点了,剩下的几个能喝酒的学生,把沙织几乎像抬起来一样的到第四家喝酒。

 

 「哪里?现在要去哪里?」在计程车上,好像走在云上一样的感觉,沙织问根岸。

 

 根岸好像很有信心的回答说∶「在中目黑,有周末才举行派对的地方。」那里就是成为问题的派对会场。

 

 「老师┅┅老师。」突然被根岸的声音拉回现实「哦┅┅还有事情吗?」「真是很抱歉,早就想请问老师,那一次是不是发生不愉快的事呢?因为客人非常多,和老师分开後就没有机会再看到老师。」「不┅┅不是那样┅┅」沙织说的很含糊,而对任何状况都会迅速做判断,对有如超级电脑的沙织而言,这是很少有的情形。

 

 虽然如此,撩起一下长发像挑战似的看着根岸说∶「那种节目本身就是不乾不净,是淫秽的,根岸同学,你是学生应该少去那种场合。很可能会破坏学校的名声。」「对不起,我会小心的。」根岸低下头表示歉意,然後急忙去追转身要离开的沙织。

 

 「老师,请尽量想办法,下周一的餐会一定会准备很正当的地方。」橘川沙织挺直腰背,以美丽的姿态走出去,苗条的身材加上义大利名牌的套装,看起来像是时装模特儿。

 

 根岸跟到走廊上用一种不像学生的眼光看着副教授的背影。

 

 他的眼睛首先看穿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踝,然後慢慢向上看。副教授每走一步,曲线玲珑的小腿,就会有微妙的反应,穿着紧身裙的屁股,也向左右摇摆。

 

 橘川沙织的体形完全是属於高级知识分子的印象,可是,丰满的屁股,或修长的大腿,以及把衣服高高撑起的胸部,看在根岸的眼里是充满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