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束

 拘束 

  作者:人间失格


我被一个拥有可爱眼眸的短发美少女带入一栋豪华大宅,屋中住着她年约四十的美丽母亲、三个姊妹、及一位女仆。

 

 这五位绝世美女之间,似乎纠结着不可思议的疑云,从十七岁的美少女到四十岁的成熟美妇,都秘藏着大胆而香艳的狂乱肉欲,捆绑清纯美少女的麻绳、痛苦咆哮的脱粪、无止尽的诱惑苛虐┅┅深藏在淫荡疯狂晚宴所支配的巨门豪宅的内幕,现在为你揭开┅┅登场人物介绍美幸∶穿着白色T恤、留着一头俏丽短发的美少女,为落眼寺豪宅的次女,将正在为落脚处发愁的男主角带回家。不做作的笑容,散发着二十岁的健康魅力。

 

 香奈∶「我只是一个女仆而已」是个典雅有涵养、不像只有十七岁的女佣人。不可思议地,同时拥有乖巧的气质及性感的魅力,与生俱来的奉献性格(?)

 

 丽子∶凉子、美幸、及小茧的母亲。曲线修长的双腿,美的令人窒息的成熟美女。但平日脸上却带着面罩,面罩下隐藏着什麽呢?拥有主宰豪宅实权的她,究竟是谁?

 

 小茧∶排行在凉子、美幸之後的三女,仍是一个高中生。虽然在学校是个因拥有一双巨乳而有时会受到欺凌的优等生,但她却也时常在自己的房里做着不可告人的事情┅┅到底是什麽事呢?

 

 凉子∶家中的长女,是每日外出上班的OL,为拥有冷淡眼神的美女。在她的美貌之下,却是大胆到可谓冷酷的世故性格,的确符合身为长女的特性。

 

 第一章 淫谋之馆「下一站是『落眼寺』。」电车内的广播声响起,让我不自觉张开双眼,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在睡着之前,旁边好像还蛮吵杂的,醒来之後,车内已经空空荡荡的了,连隔壁车厢似乎也没半个人影。

 

 「马上要到达落眼寺了,要下车的乘客,请记得随身携带的物品。」电车开始缓缓地减速,使得车身摇晃得很厉害。

 

 我一边打哈欠,一边伸了个懒腰,完全无法估算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发觉时只知自己已在梦境中了。

 

 我做了一个与一位可爱女孩做爱的无聊春梦。不!以无聊来形容有点不太正确。梦中的女孩不但兴奋极了,而且还很激烈地呻吟,当然我也非常满足。那是一个相当真实的梦境。

 

 我调整一下坐姿,拉好衬衫的衣领,突然发觉大腿附近湿了一小片。或许是在梦中太亢奋,口水都滴到腿上了吧!虽然没有梦遗,不过还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说不定是因为我最近太疲倦了。近日忙得半死,根本没空出去走走,所以才会选择搭电车,漫无目标地到处旅行。虽说是想悠哉地逛逛,但是做这种和女孩上床的梦还真是不像话┅┅当我正在暗骂自己的不当之时,电车停了下来。一看窗外,眼前是一片从未见过的景色,站牌上标着『落眼寺』。

 

 『落眼寺』?我从来没听过这个站名,现在完全不晓得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为什麽会到这里来呢?

 

 在采访工作结束後,我确实是想好久没旅行了,才随意搭乘电车,然後┅┅对!我睡着了!

 

 「电车马上就要开动了,未下车的乘客请赶快下车。」一时愣住的我,仓促之间奔出车外,心想随遇而安吧!反正先下车再说!

 

 在我仍抓不定主意之际,电车却已缓缓驶离车站。

 

 这个车站颇为冷清,周围环绕着苍郁的树丛,毫无人烟,木造的本身结构也摇摇欲坠。

 

 「先上厕所吧!」我终於发觉,原来情绪忐忑不安是因为早有尿意,於是我快步走向剪票口。

 

 盥洗室就在出了剪票口後的右边。古旧的洗手间内,只有一个泛黄的小便池与一间门扉损坏的厕所,苍蝇在里头飞来飞去,味道极为难闻,外头则有蝉声吱吱交错。

 

 看来似乎是下错站了!不过,反正本来就无特定的目的地,能在自己喜欢的车站下车,固然是不错,但是我好像也没有什麽喜欢的站哪┅┅想了想,不禁独自苦笑一下,还是先『泄洪』要紧。

 

 出厕所後,站前除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和公车站牌外,就空无一物了,只有蝉声不断地传进耳中,以及洒了满身的眩目阳光相伴。

 

 环视四周後,欲迈出脚步,但却又不知该朝那个方向走。沈思了一会儿,我觉得或许应该到别站去比较好,因为『落眼寺』这名字总让人心里毛毛的。

 

 我抬头望向墙壁上挂着的时刻表。斑剥的时刻表上的文字早已模糊,非常难以看得清楚。我一边看表,一面仔细盯着时刻表,倏然发现一件令人惊讶的事─今天的最後一班车就是我刚才下的那一班!

 

 尽管已是黄昏时分,但末班车的时间末免也太早了吧?就算我再怎麽嘀咕也没办法了,看来今天只能待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罗!

 

 我点了根烟,开始寻找公共电话。

 

 「旅馆、旅馆┅┅反正首先要确保今晚有地方住才行!」我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拿起话筒。

 

 右手拿出电话卡,但马上就又放进钱包了,因为这部话机是投币式的,只好改从钱包中取出几枚十元硬币。

 

 可是,我随即又发现自己再次失策了─这里竟然没有电话簿!

 

 困扰一阵後,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投入硬币,拨号给查号台。

 

 「查号一九台您好,我是伊藤。」「请你查查,落眼寺附近有没有旅馆之类的地方┅┅」「请稍等┅┅」彷佛好久不曾听到人类活生生的声息了!我捻熄香烟,取出随身笔记本,静候她的答覆。

 

 『不好意思,请您再说一次地名。』「落眼寺,有一个叫落眼寺的车站┅┅」电话的另一端传来键盘的敲击声,非常熟练轻快,然而接下来的答案却让我相当意外。

 

 『对不起!我们没有那里的电话资料┅┅』「没登记吗?为什麽?」『因为落眼寺一带,连一般家庭的电话号码都未曾登记。』这太怪异了!就算再怎麽地处偏僻,在电车站的据点附近竟然会没有人家?更何况这还有公车站牌哪!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我黯然地挂上话筒,点燃第二根烟,想喝点咖啡或什麽的,但附近没有自动贩卖机,当然,更不用说咖啡厅了。

 

 为什麽连一般家庭的电话号码都没有?即使这里人口稀疏,但好歹也有电车经过嘛,不可能没有人住才对啊!难道是因为这里没有装设电话线路?

 

 「不可能吧┅┅」我吐了一口烟。

 

 在科学昌明的现代,再怎麽乡下的地方,也应该会有电话线路啊!

 

 捻灭第二根烟时,天色快速地暗沉下来了,待觉得天上云团有些怪异而抬头望时,大如米粒的雨点已经打落在脸上。

 

 「妈的!运气真背┅┅」我急忙跑进站内避雨。这时,对面好像有个人影迅速地朝这边跑来。

 

 「哎呀!真难得这里还有人!」是个女孩子,年龄大约在二十岁上下。一身被雨水打湿的T恤,清楚地衬出里头的雪白肌肤,立刻吸引住我的目光。

 

 不!吸引我的不只是她的肌肤,还有那俏丽的外表,尤其是那双大得几乎会把人吸进去的大眼睛。

 

 「你在这里做什麽?等人吗?」女孩一边用手挥拨着湿漉漉的短发,一边问我。

 

 「不、不是的。」「我想也是,这里的住家很少。」雨势渐渐增强,并开始雷电大作。空中刺眼的电光闪过後,随即传来轰隆隆的雷鸣。

 

 「你为什麽心神不宁呢?啊~我知道了!你怕打雷对不对?」「不是、不是!是因为没有电车了,我正在发愁今晚该怎麽办。」「原来如此┅┅附近没有旅馆,的确很麻烦!这里什麽也没有,只有我家而已。」起初我还无法置信,但经由这儿的居民口中说出,就不得不信了。

 

 伤透脑筋的我,突然意识到女孩自刚才就直盯着我瞧,令我感到莫名的羞赧,急忙移开视线。

 

 「而且啊┅┅这一带有大黑熊出没,不注意就会被吃掉唷!」就在此刻,随着一道强烈的闪光划过,骇人的雷声霹雳而下,我不禁缩起脖子。

 

 「啊~你果然怕打雷。」「才不是呢!我只是稍微吓了一跳而已。」女孩开心地笑了。那甜美的笑容竟然似曾相识,不过,我可不认为曾经见过她。

 

 「喂!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家来吧!」「咦?可以吗?」「虽然还有我的家人在,不过总比你露宿荒郊野外强多了。」女孩的态度相当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尽管不知这位敢邀请初次谋面的男人回家的女孩心里怎麽想,但我马上就答应了。无论如何,这总比餐风露宿要来得好,而且搞不好还可以和这位女孩做点好玩的事。

 

 「谢谢你!我真是得救了!」「那我们走吧!我家离车站差不多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在天黑之前得赶快动身。」女孩立刻转身走去,我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後。途中,女孩告诉我一些事情。她叫做美幸,今天她恰巧去采山菜才遇见我的,还有她家中包含女仆共有五人,而且清一色都是女性。

 

 我一一附和着她的话,当然我也做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告诉她,我是一位自由作家。本来今日是打算四处旅行的,不料却在电车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来到落眼寺车站。

 

 她听完後,爽朗地笑了。

 

 「这都是命运的安排。」虽然我并不了解命运到底安排了些什麽,不过至少她帮了不小的忙,这一点是绝对可以确定的。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到美幸家,足足走了二十分钟。太阳已经西下,天色昏暗得看不清楚四周,但仍然可看得出眼前是座大宅院。

 

 「你家真大哪!」「只有地方大这个优点而已,这栋房子我祖父用船从欧洲带回来的。」「用船带房子回来?」「是先在那边拆卸後,再运回这儿重新建盖的。不过有些阴森森的,朋友来这都觉得毛骨悚然。」经她这麽一说,还真有种阴森的感觉,再说,以住家来论,这栋房子未免也大得太离谱了,简直是座巨大豪宅。不!应该说是欧洲式城堡,才更贴切。

 

 「进来吧!淋雨是很容易感冒的唷!」我尾随着她走进去。

 

 到达这座城堡时,雨势已经变弱,不过我还是全身都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