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清宠物

 钟清宠物

   作者:人间失格


1974年出生在北京。因外祖父为民族资本家(文革初期因被牵扯而弃家奔走海外)而致使父母在文革期间惨遭迫害,父亲在母亲怀孕期间就愤世而去,母亲在我不满周岁的时候也追随父亲而去,从小我就是个孤儿,是外祖母一手抚养大的。母亲还有一个小妹妹,叫雅倩,出生在外祖父离家的1966年,长我8岁,除了外祖母外,她是我最亲的人。文革结束后,外祖父回国并想让我们一起移居海外,但外祖母恋家没有答应,结果就小姨一人跟随外祖父而去,我一直和外祖母相依为命,但生活上已经变得相当宽绰。后来,外祖父在国外病逝,小姨在国外读了博士,在继承了外祖父的全部遗产后回到深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在中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思琪,比我小一岁,是一个不爱学习,只喜欢养狗的女孩,但我们关系很好。在学校的时候我总是教训她要好好学习,教训她的时候总是必恭必敬地听,但事后又只在狗身上了,我真拿她没办法。其间小姨经常来京,对思琪也非常熟悉。后来,我考上了北大中文系,而思琪落榜,这个时候小姨刚好在京,在我的庆功宴上小姨对思琪说她喜欢豢养一种纯种的国外大型犬,问思琪要不要去她那儿专门给她训狗,思琪高兴地答应了。上了大学后我开始变得懒惰,成绩一直不是很好,1996年毕业后去了一家公司做编辑,工作相对轻闲。因为我不想离开外祖母,所以一直到1999年外祖母去世,我一直都在北京。

 

 我身高1米62,体重50公斤,微微有点胖,也算是丰满吧,长相还比较漂亮。平常少言寡语、貌似清高的我,内心中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羞耻感。在很小的时候,我都会在脑海里时不时地涌起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而且有时候竟会怪怪地想着自己学着狗的样子做动作,每每一想到这些,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在不停地驱使我达到兴奋的高潮。过去和思琪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她训狗,我有时候会突然浮现出我就是一条狗的念头,但很快就会骂自己是变态,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想法呢?

 

 我的恋爱经历简单而又失败,从上大学开始先后一共有三个男朋友,但好像都没有付出太多,其中只和一个有过寥寥几次的性经历,也没有太深的感觉。虽然追求我的男孩比较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都没有那种很幸福的感觉,从此后我便没有谈恋爱的心思。1999年冬天,我最亲的外祖母因病去世,我伤心了整整一个冬天,2000年的春节是在深圳和小姨、思琪她们一起过的。春节过后我回到北京,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的故事就开始了。

 

 二 网上奇遇在北京一个人生活,周末和晚上不免会感觉很无聊,所以就整天泡在网上和很多不相识的网友漫无边际的聊天,但从来不曾去见过一个。有时候在网上会碰到思琪,她现在是小姨的专业训狗师,不过现在也没有谈朋友。有一次,我无意中打开一个国外网站,结果弹出来很多乱七八糟的信息,本来正准备把这些窗口关闭,结果一个日本的什么“绳艺”的网站映入眼帘,其实我对捆绑并无太特别的感觉,只是当时感觉好奇而打开了那个网站。因为我懂一点日语,所以在那个网站上胡乱的浏览着,这个时候一张图片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只是张友情链接的图片,但图片上怎么像是……像是做狗的样子,当时内心就感觉到一阵兴奋,急切地打开了那个网站,竟然发现果真有这么个群落。我看着看着,越来越兴奋,渐渐都不能自控了。从此后我慢慢认识了这个群落,慢慢知道了SM还有K9.

 

 我开始尝试幻想SM里的每一种玩法,每一个角色,最终发现自己特别喜欢的还是K9.我也开始频繁地搜索有关这些方面的网站、论坛还有一些聊天室,才发现原来喜欢这些的人竟如此的多,感觉到自己好像飘零了很久而突然找到家的温馨和快乐。我开始和部分同好聊天,但很多人都很无趣,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思琪,想起她训狗,她会是所谓的“女王”吗?不过一这样想,我就会感觉到一阵的燥热,便不再想下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对做狗的渴望越来越深,但又甚感无奈,有时候我会兴奋到极点而后便会有种重重的失落感。一天,我进入了一个SM的聊天室,一个名字叫“宝而贝”的女同好给我打招呼,因为厌倦了一些男人的无聊和私欲,所以我便很有礼貌地同她开始聊天。经过聊天,我知道她是一个女王。一开始她并未直接深入SM话题,而是在聊些别的内容,后来,我们聊到了SM,并且她竟然也喜欢K9,我突然问到:“你愿意收一只母狗吗?”她说:“愿意呀,其实我很讨厌甘愿做奴的男人,一直都想找一只乖母狗。”后来当我说出我的感觉时,她显得很是兴奋,我们聊的很愉快。后来我就经常在这里等她,和她聊天。一天,她说她都三十好几了,不过还是一个人生活,我说你和我小姨很相似呀,她也是如此;她感觉到很是好奇,就问小姨在哪里,我说在深圳,她说太巧了她也在深圳。我们聊的越来越深,她告诉我她喜欢一个什么样的母狗,而我告诉她我愿意做一个什么样的母狗,我们的观点竟是如此地相同。我们渐渐熟识了,一天,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钟清,结果对方半天没有回复,我问了几遍很忙吗后,她打出了一行字:“你真的愿意做母狗吗?”

 

 我说:“我真的很渴望。”

 

 她说:“你愿意放弃自我,做一条纯粹的母狗吗?”

 

 我说:“只要主人好,我愿意,我愿意做一条纯粹的母狗。”

 

 她说:“你要象真狗一样的生活,包括行为、动作、住宿、习惯还有性?”

 

 我想了想说:“我会的,我愿意!不过我想要一个疼我的主人,不要暴力也不要吃污秽。”

 

 她说:“这个自然,但是你要仔细想好了,不要着急下结论。”

 

 我说:“我早就想了很多遍了,不过我还要顾忌到我的小姨,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

 

 她说:“你小姨知道你这些想法吗?”

 

 我说:“不知道,我怎么好意思告诉她。”

 

 她哦了一声,似乎在沉思什么。过了半天她说:“其实如果你喜欢,就大胆地去做吧,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呢?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我相信你一定会冲破你的顾忌的。”

 

 后来我们仍然经常在这里聊天,她给我仔细讲解了一些K9的相关知识,似乎在培养我的意识,有时候我听得兴奋了,便会不自觉地手淫。

 

 三 鼻环五一到了,我来到深圳和小姨相会。我的外祖父过去的生意很大,留给小姨的家产很是丰厚,而小姨又是一个商业天才,这些年生意做的非常红火。而越是好的企业,老板越是相对轻闲,这些年小姨保养的非常好,她1米68的身材虽然有点微微发胖,但看上去仍旧显得很年轻,而且不失成熟和丰韵。我坐着小姨的车来到她的私人别墅,这是一片很大的森林别墅区,里面零零散散分布着十几栋别墅,都是当今的富豪。小姨今天装束的很淡雅,妆也化的很淡,一见面我们就拥抱在一起,很是亲热,这时思琪牵着一条巨大的狗走了过来,我们一样热情相拥,但当我看到那条狗后竟然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那条狗虽然体型巨大,但样子一点都不凶,一身雪白的皮毛甚是漂亮,思琪说它是一条公狗,名字叫雪纯。

 

 这天小姨有个同学在这里作客,她是一家化妆品和首饰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席间聊起最近各自情况的时候,小姨问她最近有什么新的产品,她说:“最近我们开发了一种很高档的鼻环,用一种我们自己研发的特殊合金材料精制而成,不仅有靓丽的外观,而且重量轻,与皮肤接触间或摩擦质感舒适,不会有任何过敏等不良反应。”

 

 小姨说:“是吗?可惜我不喜欢戴鼻环,思琪也不喜欢吧。清清,你呢?”

 

 听到小姨问我,我竟一下子张口结舌,本来我是很怕痛的,连耳朵眼都不曾穿过,可这时我脑海里竟突然浮现出了在网上见过的很多狗奴,她们都是戴着鼻环的,而且……而且还很有快感……,我不觉的脸上一阵燥热,看着小姨低下头轻声说到:“我有点怕痛。”

 

 小姨笑了:“那你喜欢吗?”

 

 我抬头看了看小姨,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小姨说:“其实不用怕的,我这里有最好的私人医生帮你打孔,绝对安全而又不会痛的,只要你喜欢,这些都很容易办的。”然后她又问她同学这个产品什么时候能上市。

 

 她说:“不到两个月。”

 

 小姨说:“那给我订两个吧。”

 

 我说:“我用一个就够了吧?”

 

 小姨说:“我想雪纯可能也需要一个。”

 

 听到这话,不知怎么我竟然突然有一种兴奋感,但随后又感觉羞愧无比,我偷偷地瞧了一下小姨,竟然表情异常平静,而思琪也没有什么反应。

 

 小姨接着说:“晚上就给你打孔吧,就算用最好的药完全长好可能也要一个月。”

 

 这时我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愉快的点了点头。

 

 晚上,医生来了。我突然感觉到有点害怕,小姨笑了:“要不先给雪纯打吧,你看看就不会害怕了。”

 

 这时思琪已经牵着雪纯走了进来,我默然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医生熟练地给雪纯鼻隔上打孔,雪纯竟然很听话,不动也不叫,我想一可能是思琪的训练水平高,二肯定是不痛了。轮到我了,还是有点紧张,医生说不痛的,一下子就好。我躺在专用的椅子上,抬起头闭上眼,感觉开始涂了点药,之后感觉有东西穿透了鼻隔,速度很快,而且真的一点都不痛。

 

 我站起来,医生给我了一些药告诉我现在鼻隔里面穿了一个特殊材料制作的小短棒,要经常转动一下才行,而且要按时涂药,很快就会长好的。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转动一下鼻隔里的小棒,我想了很多,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四 主人回到北京后,我突然觉得很茫然。白天依旧是轻闲而枯燥的工作,晚上依旧泡在网上和“宝而贝”聊天。我告诉她我在鼻隔上打了个孔,她说:“我也很喜欢我的狗儿能带上鼻环,很有快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