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娇娘

 极品美娇娘

   作者:人间失格


华甄宋绍兴三十一年,数十万金兵再次金戈铁马、呼啸南下。南宋朝廷临时命将,军官多不战而逃,故金兵迅速渡过淮河,烽烟直逼江南各郡。

 

 星晦月隐的夜晚,长江北岸火光冲天,金军旌旗猎猎,战鼓声急。

 

 江南沿岸的百姓们从梦中惊醒,纷纷肩驮背负,拖老携幼逃离家园。

 

 沿江官道山径上车辚辚、马啸啸;孩儿哭、爹娘叫,鸡飞狗跳。

 

 苍茫夜色中,梁溪河畔的李府豪宅驶出一辆车头悬灯、外表普通的四轮马车,并很快汇入了逃难者的行列。

 

 赶车的是个年轻男子,他驾着车在拥挤的人流中行进,机警的眼睛不时留意着穿行在车边的人群。

 

 他不得不小心,因为车上坐着的是他的主人--李府三位娇美柔弱的小姐和她们的乳娘、丫鬟。

 

 此刻,大小姐李云儿倚着车窗往外看。当熟悉的家园消失在夜幕中时,她悄悄放下窗帘闭上了眼睛,黑色的长睫毛掩住了她伤感的眼神。当此危难关头,她更得坚强,绝不能让自己的脆弱影响到妹妹。

 

 自从六年前爹爹去世后,身为长女的她尽管才十三岁,便已负起了女主人的责任,以姊代母,照顾两个妹妹,协助管家管理着偌大的家园。

 

 “大姊,我、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家怎么办?”

 

 说话的是二小姐李凤儿。

 

 云儿张开眼睛,转向妹妹,接触到的是一对美丽的秋水翦瞳。凤儿是她们三姊妹中长得最漂亮的,她有一张无论谁见了都会惊艳的绝美脸庞,而她柔弱的身体和含怯带忧的神情总是让人看得柔肠百转,怜爱不已。

 

 抬手顺顺妹妹因仓促上路而未来得及梳理的头发,云儿安抚她道:“家里有管家他们照顾着,不会有事的。”

 

 “大姊催得那么急,害我的『山灵仙』都没找到……”坐在窗边的小妹李兰儿噘着嘴抱怨。她怀里那只洁白的兔子,此刻正张着惊惶的红眼睛不安地注视四周。

 

 云儿回头看看小妹,这是李府最古灵精怪的调皮鬼,就快十六岁了,比凤儿小一岁,但由于精力充沛、活泼开朗,看上去甚至比凤儿年长。平时她可是云儿的得力帮手,但此刻她那顽皮的个性却令云儿很不放心。

 

 于是她责备道:“兰儿,金兵都到江边了,你还惦着那只小乌龟?为了你这只兔子,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

 

 看到兰儿桀傲不驯的神情,云儿又指指窗外道:“看看外面的人,谁不快马加鞭在逃难?你难道不怕被金兵掳去糟蹋了?听说那些蛮子最喜欢江南女孩呢!”

 

 闻言,不仅兰儿,就连凤儿和丫鬟红叶、绿萼都吓得顿时脸色煞白。

 

 见自己的话起了警告作用,云儿放缓语气道:“爹爹去世前要我照顾好你们大家,现在金兵已经打到了家门口,我们只能先保平安,别的暂时顾不上了。”

 

 “那我们要到哪里去呢?”兰儿眨着灵活的大眼睛问。

 

 “先跟着大家走吧,要往哪里去还得看情形。”云儿低声说。

 

 大家都不再说话,她们早就习惯听从大小姐的安排。

 

 云儿打开手里的包袱,将先前已经分好的银两分别递给每一个人。并不容拒绝地说:“如今逃难在外,路上乱哄哄的,说不定遇上盗贼什么的。大家都在身上藏一点,这样才不会一下子全部被劫走。”

 

 说完,又将一个包袱递给宋娘,慎重地说:“这是我给凤儿准备的药,你保管着,这一路上别忘了让她服药。”

 

 “嗳。”宋娘应着接过包袱,细心地塞进自己随身背着的蓝花包袱内。

 

 接近黎明时,这支杂乱的逃难队伍进入了崎岖的江边山道。

 

 江那岸的火光和呐喊渐渐被抛在身后,树林里显得更加黝暗,但无人愿停下来休息,大家紧紧相跟着往前移动。黑暗中除了几辆马车前挂着的防风灯笼发散出昏黄的弱光外,只有浓云遮蔽住的月亮洒下的一点暗淡光亮。

 

 在颠簸的马车里,疲惫的她们相互依偎着打着盹。但云儿却无法合眼,她心里对未知的将来充满了担忧。

 

 娘亲在生下小妹后不久便染病卧床不起,拖了几年还是撒手西去,爹爹伤心过度,两年后也随娘亲去了,临终前嘱咐她要好好照顾妹妹。从那时起,她就明白自己对妹妹们的责任。可是在这兵荒马乱之际,她真的不知该怎么保护好她们。

 

 看着枕在自己腿上沉沉入睡的小妹,云儿的心里有些许担心:她活泼可爱,天生有一种亲和力,容易与人相处,可是她太顽皮,太好奇,常常闯祸,必须有人时时照看着才行;再看看靠在宋娘肩头的凤儿,她心里的担忧更甚。凤儿是她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可惜生来体质弱,一遇风寒就咳嗽气喘,而且非常胆小……“站住!”外面突然传来吆喝声,云儿吃了一惊,急忙掀起窗帘一角往外看,可是天色太黑,只看见黑漆漆的树影和首尾相接的马车人群。

 

 一阵骚动后,车子停下了。

 

 “大小姐,外面有兵马,你们千万不要露面!”车夫对着门说。

 

 “知道了。”云儿轻声回应。

 

 这时,吆喝声更近了,并伴随着纷沓的马蹄声。“来者何人?”

 

 “逃难的大宋子民。”逃难者中有人大声应着。

 

 “来自何处?”

 

 “越州。”

 

 “可见金兵?”那人又问。

 

 “没有,只看见火光冲天,恐怕他们又烧了哪座城了。”

 

 “大姊,出什么事了?”凤儿惊惶地睁开眼睛问。

 

 “没事。”云儿说着轻声祷告道:“老天保佑,可别遇到强盗啊!”

 

 “强盗?在哪里?”兰儿眨着困顿的眼睛,一把推开车门往外瞧。

 

 云儿还来不及拽回她,就见“噌”地,一条白影突然窜起,钻出了车门。

 

 “回来,红眼睛!”兰儿大叫着跳下了马车。

 

 “兰儿,不要乱跑!”云儿没拉住她,赶紧叫车夫守住车,自己追了下去。

 

 外边有很多骑着大马,身着盔甲的士兵,问话的军爷正骑马立在前方。

 

 令云儿心惊的是兰儿似乎对虎视眈眈的士兵们毫无惧怕,只见她嘴里不停地唤着“红眼睛”,一边弯着腰在他们之间搜索。

 

 见此情景,云儿真恨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心软让她带上那只该死的兔子!

 

 她不顾一切地推开阻挡在她身前的人和马,一心只想赶快抓住兰儿。

 

 “兰儿,过来!”云儿冲着不听话的妹妹大喊一声。

 

 可是兰儿不动,也不回应。她定睛一看,不由大惊:兰儿正被一个骑在马上的军爷按住了肩头。

 

 “放开我妹妹!”她扑过来挥拳拍打那只抓着兰儿肩头的手,可却像拍打在石头上,只换来手心的一阵疼痛。于是她张嘴就往那只手咬去,将被迫离家和为妹妹担心的愤怒一并发泄到这个抓着兰儿的男人身上。

 

 那军爷纹风不动,倒是兰儿急忙阻止她。“大姊你误会了,他是要我待在这,他让人帮我捉红眼睛喔!”

 

 “帮你?”云儿一听,赶紧松开口。

 

 对她粗鲁的动作似乎觉得很有趣,那个军爷低声一笑。

 

 不知为何,那低哑的笑声似有一种魔力般地吸引了云儿。她仰头看向他。

 

 就在她抬起脸的刹那,坐在高头大马上的男人怔住了,淡淡的夜色将女孩娟秀却透着坚定的面庞呈现在他眼前。她是如此娇小纤细,当那冰凉的小手捉住自己的手腕时,他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惧怕,但她仍奋不顾身地为她的姊妹与他这个强壮的对手搏斗!他眯起眼紧瞅着她,身不由己地被她吸引。

 

 云儿努力想看清他,可惜光线太暗,他高踞马背,又身穿铠甲,头盔压得低低的。当他俯首向她时,头盔上的护项垂下,将他的脸完全遮挡在阴影中,根本看不清他的相貌,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是他闪烁的目光。

 

 云儿正遗憾无法看清楚他时,身侧的一匹战马突然甩头,碰到她的背脊,令她站立不稳。

 

 那个军爷立刻放开兰儿,大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稳住了她。

 

 “谢谢!”云儿窘迫得不敢再抬头看他,只敢平视着他曲在马侧的膝盖。

 

 当她试图退开而他不放手时,云儿大声地说:“放开我!”

 

 然后她发现周围安静了,大家都看着他们。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俯视着她,心里明白这张带着焦虑与担忧的美丽面容将永远地刻印在他的心扉。

 

 突如其来的认知令他有刹那间的困惑,他沉默地将另一只手伸到她眼前。

 

 “啊,红眼睛!”看到在男人手中窜跳不已的正是她的宠物时,兰儿开心地举起双手从那男人手中抱回了那只捣蛋的兔子。

 

 “呃……谢谢你帮我妹妹找到它!”云儿道谢,对自己的莽撞感到尴尬。

 

 男人依然无言,握在她胳膊上的手紧了紧,随即放开了。

 

 云儿立刻后退,对他微微行个礼后拉着妹妹往马车快步走去!

 

 坐在马上的男人注视着她的背影,直到那纤细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后,他才举手一挥,堵住路口的士兵立即退向树林两旁,让逃难的人流继续缓缓地向前移动。

 

 虚惊一场的人们纷纷议论着刚才碰到的那群军人,说那一定是响应虞大人召唤的大宋义军。

 

 回到车上的兰儿开心地逗弄着她的兔子,而云儿仍然被那个男人搅动着心神。她悄悄挑开窗帘往外看,朦胧夜色中,那个魁梧的身躯依然高坐马背,他身上的锁子甲和头上那顶有红缨的头盔泛着淡淡的青辉。

 

 马车渐走渐远,云儿的心依然不平静。